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九章 【天赋S-018-全知之瞳】

    苏伦做出了决定,便一脸淡然地走上了祭坛。



    犹豫从来不是他的性格。



    从他之前打算找跟着线路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有了打算。



    来到这么一个有意思的奇幻世界,还畏首畏尾,那才真的无趣。



    .......



    苏伦站在祭坛上,脚下踩着阴刻的繁杂符文,仔细观察了一下。



    他之前见过光头使用过这种“炼金阵法”,那家伙就是用一个六芒星魔法阵,便弄出了一身金属鳞甲。



    但显然,这祭坛上铭刻的阵法要复杂得多。



    「鲜血浸染衔尾蛇,阵法开启...」



    他按照视网膜上信息的提示,扯掉了之前手掌上简单包扎的伤口。然后微微用力一捏,伤口扯裂后,鲜血就顺着指间留了下来,滴在了魔法阵的“衔尾蛇”雕刻上。



    血液浸染了衔尾蛇,血色便自动漫延开来。



    石刻蛇身,渐渐变成得像是红宝石一样赤红发亮。



    转眼,这祭坛就的符文就都亮了起来,金光大盛,刺得人险些睁不开眼。



    “阵法运转正常...”



    苏伦嘴里自语了一句,略带喜色。



    这是一个好现象。



    阵法是能运转,也就意味着那什么【艾萨克炼金手稿】中破译的方法有很大几率是正确的。毕竟,大概也没人会弄这么复杂的恶作剧。



    阵法亮起,接下来就是“祭献”环节。



    视网膜上的信息叙述,这个世界的一切炼金术都遵守“等价交换原则”,要得到那种天赋,就得祭献上等价的代价。



    他现在要付出的,就是自己的一颗眼球。



    “呼...”



    苏伦缓缓呼出了一口气,缓缓抬起了右手,抠向自己自己的左眼,心中自嘲似的吐槽了一句:“果然啊,身体对受痛楚这种事情很兴奋呢。哪怕是挖自己的眼...”



    挖眼对别人来说有点血腥,但对苏伦倒不算陌生。



    他进少管所的第一年,发病的时候,就这么干过。对象是的一个欺负他的狱霸。那之后,狱友都叫他“疯子”。



    再后来,在少管所熟读《人体解剖学》的他,知道了如何准确精准杀人、伤人、打人...



    恐惧源于未知,苏伦很清楚自己挖眼会面对什么,所以心中倒也很淡定。



    他毫不犹豫地下手了,冷漠得仿佛承受痛苦的不是自己。



    .......



    刺痛,钻心的刺痛...



    还有单眼失明带来的恐惧。



    鲜血从眼眶中滴滴下落,落在了祭坛上。



    剧痛让苏伦额头冷汗密布,脸色白得吓人。



    喘息了几口大气,他才拿着那团猩红物体,将它放在了“天平”石刻的左边吊篮中。



    这一瞬,仿佛某种特定条件被激活,祭坛中央的天平突然冒出了耀眼的红色光芒,吞噬了那枚眼球。而就这时候,祭坛旁五尊石雕中那具雕刻有“”符号的石雕也萦绕了一层灵光,一缕绿色气息像是一条小蛇,悄然灌入了苏伦流血的左眼之中...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炼金转换仪式。



    这座尘封了千百年规格极高的祭坛,在这一刻,在媒介的催动下似乎连通了不同时空...一股古老而威严的气息降临了这个密室之中。



    苏伦毫无察觉,但有限的感知也让他触摸到了这神奇炼金术的些许玄奥。仿佛遨游无尽星空,然后顺手从星空中摘下了一颗璀璨的星辰,融入了身体之中。



    过程比预想还顺利,没有发生任何可以称作意外的事情。



    苏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眼里一片血色。



    很快,他就很清楚地感受到了眼睛的痛楚正在消失,左眼的光明正重新恢复。



    “成功了...”



    苏伦大概猜到了什么,猛地松了一口气。



    那种酥酥痒痒的感觉是肌肉组织再生的现象,快得有些难以置信。



    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三分钟,祭坛上魔法阵的红光这才完全暗淡了下去。



    而红光散去那一瞬,那尊有“”符号雕像也“咔嚓”裂开了一条缝隙。



    苏伦的左眼缓缓聚焦,清澈璀璨,灵光熠熠,像是初生的婴儿。仔细一看,金色的瞳孔中,还有一轮银色“月亮”。光泽一闪,月影便隐没在了瞳孔深处。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眼前明明还是之前那个祭坛,可此刻看上去仿佛是一个陌生的“新世界”。所有物体都变得极其清晰,就像是把滤镜关了的高清原照片,毫厘可见。甚至雕像上那些蛛网般密集的缝隙,也清晰可辨。



    .......



    “所以...我到底觉醒了什么超凡能力?难道是【视力增强】?”



    确认仪式已经完成,苏伦看了看四周,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外貌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就是视力好像变好了不少,哪怕是微光下,视野也无比清晰。



    如果仅仅是这样,他觉得比哪个光头的【钢化骨骼】差得多了...



    可就在苏伦心中吐槽的时候,奇怪的一感觉却出现了。



    他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身体,用着一种雾里看花想看个真切的凝视后,眼睛里居然冒出一段奇怪的文字。



    苏伦(菲克·雷加地)



    暗灵力值:233/1130



    魅力:9



    力量:6



    敏捷:6



    体质:5



    感知:4



    技巧:8



    精神力:26



    天赋:【天赋S-018-全知之瞳】



    技能:【海格姆呼吸法】、【初级枪械精通】、【高级格斗入门】



    战斗力综合评价:B+(对于未就职超凡的普通人来说,你除了长得帅,战斗力很弱鸡。但觉醒了S级天赋‘全知之瞳’的你,未来拥有了无尽可能。)



    看到这里,仿佛时间静止了一瞬。



    苏伦诧异道:“数据面板?”



    当他看到视网膜上出现这一窜数据的时候后,恍惚觉得自己是再玩游戏。



    可当他看到面板上那【天赋S-018-全知之瞳】的时候,这才恍然。



    “原来,这个祭献仪式觉醒的超凡天赋,就是这个能力?好像也不怎么厉害啊...”



    苏伦心中嘀咕了一句,明白了为什么需要祭献的东西是自己的眼球。



    原来这“指向性觉醒”是这个意思,以眼换眼。



    苏伦的思维很跳跃,对于无法改变的事情也不会再去纠结,而是吐槽起面板上那些评价来。



    可自己在地球能一个打十个的格斗技巧,这还只是一个“高级入门”?



    这也就罢了...



    那在射击馆消耗了大半积蓄练就的百步穿杨枪法,也只是一个“初级精通”?



    那高级精通的枪法得是怎么样的?难不成还能子弹拐弯?



    还有!



    综合评价,弱鸡?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呵呵...和那光头比的话,确实只能算‘弱鸡’。”



    苏伦看着苦笑一声,却也大致对这个世界的战力层次有了一些概念。



    而那个莫名其妙的【海格姆呼吸法】,应该是原主的学习掌握的“被动技能”。



    苏伦之前是觉得体内有股奇怪的能量再流动,呼吸也很自然跟着某种特定规律韵动,那是一种像是“肌肉记忆”一样,近乎本能地东西。



    而暗灵力值,想来应该是和前世“内家气功”差不多的东西。



    但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属性面板,又露出了一抹疑惑。其他的几项都还好说,但那精神力“26点”的数值太过打眼。



    “难道是因为多重人格的原因?”



    苏伦托着下巴琢磨着,可还没来得及去细想...



    可这时候,突然异况陡生!



    就这时候,那原本光芒已经散尽的祭坛,竟然再一次亮起了光芒。



    这次不是金光,而是灰雾笼罩阴冷光线。像是打开了通往地狱的通道,他感受到了一种源自灵魂上的颤栗气息。



    “怎么回事儿,炼金阵又启动了?!”



    苏伦心中大感疑惑,因为视网膜上的信息并没有记载仪式过程中会发生这种诡异的情况。



    但他没有异动,因为这一幕和之前觉醒的时候非常相似。



    魔法阵的光芒闪过之后,最后那尊斗篷上有“”符号的雕像亮起了荧光,一缕淡淡黑芒从雕像上溢了出来。



    这一次的转换过程,比之前要快很快很多。



    “天赋不是已经觉醒了,怎么会还来一次?我又没祭献...”



    苏伦看着这熟悉过程,大为不解。



    而同一时间,他仿佛觉得身体里什么无形的东西被抽走了,莫名觉得轻松了许多。



    再没多久,八芒星光芒散去,那尊雕像又裂开了。



    这下,五尊雕像,没一具完好的了。



    苏伦也明显感受到了,之前这些雕像给他的那种神秘感和敬畏感突然就消失了,变成了五具普普通通的石雕。



    .......



    苏伦再看了看面板,想要知道自己身体发生了什么。



    然后,直接就看着天赋一栏中,多出了一个东西——【天赋S-004-死亡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