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十六章 因为他死了,我杀的!

    风云魔教站出来为清河剑派强势出头,江湖上所有人都会认为清河剑派归降了风云魔教。



    这一点,白也会变成黑!



    “洗不干净就不洗,在魔教待久了,你就会觉得,正邪也就那么一回事!”王动随口说道。



    “正就是正,邪就是邪,这是两回事!”陆彩依一本正经。



    王动冷笑。



    “正邪,谁人能定?善恶,何人评说?陆彩依,你也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幼稚,这个江湖,强者为尊,强者说自己是正就是正,说自己邪就是邪。”



    “什么叫我也一把年纪了?”



    “我这段话的重点,不是这句!”



    …………



    ……



    日落前,刘三思从青州回来了。



    此行,不算特别顺利!



    他的确把镇远侯府的三公子带来了,还是活的,但是他自己也损失惨重。



    特别惨!



    少了一条手臂,还是右臂。



    一身武功,等于直接废了十之七八。



    “教主,属下幸不辱命,成功将独孤明活捉带回!”



    听风殿正殿,只剩一条胳膊的刘三思单膝跪在地上。



    王动看了一眼刘三思空空如也的右臂,眼神中露出了寒芒。



    杀气,仿若凝聚成一道飓风,在大殿之中肆虐。



    王动背后的陆彩依,忍不住的退了两步。



    这是她和王动相处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见到王动真正动怒。



    其实她不知道,整个风云神教之内,和王动关系最好的,便是刘三思。



    当初王动还是外门弟子的时候,就和刘三思在同一个执事手下干活,负责厨房的烧火任务。



    两个烧火弟子,平日里没少被别人欺负。



    被欺负后,这两人合伙阴人,报复回去,手段怎么阴毒怎么来。



    比如趁人上厕茅房之际,用真气狂轰茅房,屎尿齐飞……



    比如给养猪弟子的野猪下春药,让野猪春性大发……



    一次两次,配合的越来越得心应手,关系也越来越铁。



    别的不说,继位教主那天,王动让刘三思抛头露面引诱王晓峰,完成最关键的绝杀。



    从这种信任,就可以看出王动和刘三思的关系。



    同甘共苦!



    刘三思可以说是风云神教之内,王动唯一的朋友。



    “这条胳臂,谁砍的?”王动语气无比冷森。



    以刘三思的能力,抓一个废物纨绔公子,不该阴沟里翻船才对。



    刘三思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道:“独孤明这小子,就是个废物,我抓他其实不费吹灰之力。



    没想到回教的路上,遇到了玄剑门的汪正文



    玄剑门的门主王天霖,在我们风云神教受辱,汪正文见到了我就好像见到了杀父仇人,二话不说拔剑就砍。



    我这条胳臂,就是他砍的!”



    王动皱着眉头道:“汪正文的实力,和你在仲伯之间,你怎么会受如此重伤?



    他有援兵?



    还是偷袭?



    或者是你因为照看独孤明分了心?”



    “都不是。”刘三思摇了摇头。



    “那是为何?嗯,不管是为何,明日我都会亲自上玄剑门,为你讨回公道。”



    “教主,这就不必了。”



    “这是必须的,若是其他几位护法或长老受伤,本座可以视而不见,怪他们自己技不如人。



    可三思,你不一样,虽然我如今是教主,但我们从烧火弟子相互扶持走到今日,我把你当朋友。



    汪正文动你一条胳臂,我让他五倍奉还,砍掉他的全部臂腿!”



    说实话听到这里,刘三思十分感动,然后还是拒绝了王动的好意。



    “教主,真的不用了。”



    “为什么?”



    “因为他死了,我杀的!”



    王动表情一顿,定格在那里,有点小尴尬。



    他看到刘三思胳臂被砍,受了这么重的伤,第一反应就是刘三思被欺负了。



    还真没有想过,汪正文会不会比刘三思更惨。



    “死了就好,死了就好,没给咱神教丢脸。”王动假装十分自然的说道。



    刘三思突然双膝跪地道:“教主,属下无能,右臂残缺,实力只余十之一二,已不适合护教法王一职。



    还请教主撤了我护法职位,交给其余有能之士。”



    王动把刘三思扶起来,有些不开心道:“三思,你这话什么意思?看不起我?觉得我是过河拆桥之人?”



    “教主,我如今实力不足,的确不再适合护法之位。你若不撤我护法之位,必然有人说你任人唯亲。”



    “我就是任人唯亲之人,不怕别人说!”



    “教主,这恐有人暗地里非议。”



    “暗地里议就议吧,谁敢拿到台面上议,本座就砍他!”



    “教主,堵不如疏,我如今这般实力,也无颜再当护法。”



    “无妨,本座堵的死他们!”



    最终,刘三思还是拧不过王动,继续担任护法一职。



    “对了三思,我记得神教的历史上,有一位擅长使左手刀的老祖,他的刀法应该有收录在藏经阁中,你持我令牌,等下去藏经阁找找看。”



    刘三思原本用的是斧,如今右臂被斩,只凭左手操控巨斧,显然是没法了。



    转而练刀,是最明智的选择。



    刀和斧,某些方面还是有相通之处的。



    听风殿的一处密室中,王动独自一人前来,就连陆彩依都没有让她跟随。



    密室里有一个人,刘三思活捉回来的镇远侯府三公子,独孤明。



    这家伙被绑在支架上,可能是太累了,居然这样都能睡过去。



    王动抽出雷痕刀,随手一晃。



    “啊~~~”独孤明醒来,发出凄厉的惨叫,叫声渊远流长。



    他的右手食指,被王动整根斩下。



    “疼吗?”王动看着独孤明,轻声问道。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独孤明声音里充满了恐惧和痛苦,莫名其妙被绑架到这里,他简直要崩溃。



    “我问你疼不疼,你还有心情问别的,看样子不疼!”



    王动手腕一抖,雷痕刀再晃。



    独孤明的小指和无名指连着半截手掌,被齐根斩掉。



    “啊~~~疼!!疼疼!!!”



    “不错,很诚实,那我就再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还能如此诚实。”



    独孤明正在等王动提问,结果王动根本没问什么,第三刀直接落下。



    这次,独孤明被斩的不是手指,也不是手掌,而是整条手臂被斩落下来。



    独孤明要疯了,你问啊,你倒是问啊!



    你问了我一定说真话,可你还没问,我还没回,你怎么上来就砍?



    独孤明感觉好委屈,我又没说假话。



    不对,我还没说话!



    “不好意思,今天心情不好,你也看到了,抓你来的那个人被砍了一条手臂,我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撒,只能先砍你一条手臂泄泄愤。



    哦,对了。



    你不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