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十二章 三把刀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正文卷第十二章三把刀藏兵谷的老祖,称号血魔。



    藏经阁的老祖,称号红云。



    血魔老祖,听这名号就是个暴躁的主,肯定不好惹。



    这货不是王天霖,自己惹不起。



    王动老老实实的掏出教主剑令,给血魔老祖看了一眼。



    血魔老祖点了点头,嘀咕道:“又换教主了?季流云那个小子呢?”



    整个风云神教,能叫季流云小子的人,估计也就这二位了。



    因为季流云今年都已经六十三岁了,神教里辈分比他老的还真没几个。



    “季老教主,死了!”王动叹了一口气,满脸悲伤,神情落寞。



    血魔老祖点了点头,随口道:“我估计也死了,这小子都一把年纪了,也到该死的时候了。”



    王动有点不解,悲伤之中带着痛苦的语气道:“季老教主才六十多岁,远未到寿终正寝的时候,老祖为何说他到了该死的时候?”



    “你小子对季流云那老小子倒挺关心,看样子你们关系不错,不过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



    至于为什么说他到了该死的时候,咱们风云神教,有几个人能寿终正寝?



    最后都逃不过被人砍死的宿命!



    当然,先天除外,先天很难被砍死。



    像季流云能活过六十岁,已经算长寿了。



    到这个年纪,外面的人不杀他,教内看他不顺眼的也该动手了。



    毕竟他老了!



    就算他主动退位,也逃不了一个死字。



    神教之内,可没有心慈手软之辈。



    说起来也是他该死,怨不得别人。”



    “为什么?”王动感觉这个血魔长老的言论,还挺有意思挺有道理。



    “因为他都六十多岁了,还未突破先天。



    他若突破到先天,谁又能杀的了他?



    说到底,还是他自己无能。



    无能之辈,死了能怨谁?”



    王动深有感触,一脸认同,感慨道:“老祖果然看透人生,一语成箴,令人恍然大悟,茅塞顿开。”



    血魔老祖叹道:“这就是神教众人的归宿,不入先天,终究横死,难以寿终。



    应该说,这就是江湖中人的归宿。



    其实就算入了先天,避世江湖,轻易不出,也不是高枕无忧。



    万一有仇人踏入先天,上门寻仇,终究会有陨落。



    或许只有踏入传说中的陆地神仙境,才能够真正的逍遥世间,寿终正寝。



    也不对,陆地神仙之间也会有争斗,生死相争,必有一死!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入江湖深似海,上不了岸,隐世避世也是自欺欺人,说不定哪天就有仇家上门砍死你!”



    王动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有想到,称号如此霸道的血魔老祖,居然是个话痨,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他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或许是一个人待的太久了,见到人自然话有些多。



    不过说的的确很有道理。



    “对了,教主剑令在你手中,你就是神教的新任教主,肯定知道季流云是怎么死的。



    凶手是哪个门派的人?



    神教不可辱,若是被外面的仇敌所杀,为我神教颜面,自然要上门报仇!”



    血魔老祖没有怀疑凶手是神教之内的人,因为如果凶手是自家人。



    那么得益的肯定是新任教主!



    然后血魔老祖感觉这个新教主还挺关心季流云,所以本能的认为季流云的死和王动无关。



    “不敢隐瞒老祖,季流云,我杀的。”王动轻描淡写的说道。



    “额!”血魔老祖面色有点僵硬,沉默了片刻道:“大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这季流云死的不亏。”



    王动腼腆一笑,道:“老祖为何说季老教主死的不亏?”



    “你小子,武功如何我还不知,但是你这般演技连我大意之下都被骗了,更何况季流云那老小子。



    就你这小子,脸皮之厚,在我平生所见,可排前三!



    要知道,在江湖上,最可怕的永远不是武力。”



    “那是什么?”



    “人心!



    你小子我虽第一次见,但已经看出你心有多黑、有多脏!



    所以季流云死在你手中,不亏。”



    王动笑呵呵道:“老祖谬赞了。”



    血魔老祖摇了摇头,道:“神教在你这种无面之人手中,才能发扬光大。



    来这里挑兵器是吧?



    进去吧,随便挑,只能拿一件!”



    王动愣了一两秒,才反应过来,“无面”就是不要脸的意思。



    这老头,挺有意思。



    王动规规矩矩的行礼,然后踏入藏兵谷。



    对于比他强大太多的人,他一向都是很有礼貌的。



    欺软怕硬?



    不错,王动就是欺软怕硬。



    这个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这可是我神教的传统美德!



    “对了,你小子叫什么名字?”



    “王动!”王动背对着血魔老祖说道。



    从今以后一万年,血魔老祖都会记住这个名字——



    王动!



    藏兵谷内。



    葬兵池!



    王动看着一池的兵刃,有些眼花缭乱。



    许多名剑宝刀,都随意的扔在池子中,甚至不少兵器都生锈了。



    珠玉蒙尘,不外如是!



    这些兵器,都曾在江湖上留下赫赫威名,令人闻风丧胆。



    可惜随着它们主人的陨落,它们也被打入深渊,难以扬名。



    刀!



    王动一向用刀,他要选的兵器,自然是刀。



    神教历史上最强的三把刀。



    千年之前,风云神教一代教主,古长风的斩泪刀。



    五百年前,江湖第一刀,开心老祖的忘忧神刀。



    两百年前,曾一刀斩先天,名动天下的绝情老祖之刀,绝情刀。



    这三位,都是先天!



    但是论最强,还是绝情老祖。



    两百年前,绝情老祖一刀斩杀同为先天境的狂风老祖,可谓是江湖绝响。



    绝情老祖,被誉为最有希望踏入陆地神仙境的先天。



    可惜,绝情老祖最终还是为情所困,死于非命。



    可惜了……



    王动走向绝情刀,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绝情老祖虽强,但他的刀不是最强,而且绝情老祖就是被他最爱的女人用这把刀砍死的。



    王动觉得有点不详!



    不祥之刃,尤其是和女人沾染上关系的,王动不喜。



    因为王动前世也是死在女人手中,所以确实有点忌讳。



    这一世,王动视感情如粪土,自然不会重蹈覆辙!



    摸摸斩泪刀,耍耍忘忧神刀,然后王动继续挑选其它的试刀。



    一个时辰后,王动几乎把所有刀兵都试了一遍。



    最后挑了斩泪刀,这的确是所有刀兵中最好的。



    手握斩泪刀,王动本能的觉着还差些什么,似乎对斩泪刀也不满意。



    冥冥中,隐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突然,王动体内那一丝雷帝真气,开始微微震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