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二章 一见钟情,是这么用的?

    “王动,你个卑鄙无耻的奸诈小人,你当教主,我不服,我孔虚死也不服!!”



    那就去死吧。



    王动叹了口气,这家伙不仅没有眼力见,还没有脑子。



    其实这个孔虚,原本还可以多活一两个时辰的。



    王动抬手,指间轻弹。



    弹指成弓,真气凝箭,一道箭气破空,穿透了孔虚的喉咙。



    “抬走,下一个不服的是谁?”王动面色和蔼,温文尔雅,笑容诚挚。



    无人应答。



    王动看了一眼剩下的几位长老,长老们顿时低头。



    接着,王动又看了一眼四位护教法王。



    不死蛮王,风流剑王,冷血夜王,疯魔狗王。



    四大护教法王沉默,无人以对。



    魔教之内,强者为尊。



    老教主重伤,王左使惨死,整个风云神教王动已然独尊,无人可撄其锋芒。



    看着有弟子将孔虚抬下去,王动叹道:“抬下去找郎中看看,我王动不是冷酷无情之人,能救活一定要救,不惜财力人力!”



    众人虽然沉默,但是心里已经忍不住诽议,您老人家是不是冷酷无情之人先不说,这孔虚都被你射穿喉咙,彻底断气了,找神仙都救不活!



    王动又看了看王晓峰的尸体,再次叹道:“孔长老说的不错,我下手确实重了些,现在想想还真有些惭愧,于心不忍,于心不忍啊!”



    他挥了挥手,又招来两个弟子,道:“把王左使也抬下去,请最好的郎中,把林神医请过来。



    林神医一向和王左使兄弟情深,告诉林神医,救不活王左使,他也别活了,陪葬吧!



    我王动一向光明磊落,虽然我和王左使有私怨,但能救他一定要救,不惜任何代价。



    万不能让忠义之士寒了心!”



    众人再次低头,低的更狠,不敢抬头。



    这他么头都被砍下来了,救?



    拿什么救?



    这就是摆明了想让林神医死!



    这还没当上教主呢,就开始清算了吗?



    不管是孔虚还是林神医,平日里都和王左使十分亲近,穿一条裤子。



    王动此举,赤裸裸的打击报复,明目张胆,完全没有隐晦一点的意思。



    王动登上高台,右手抚刀,俯瞰全场。



    “既然没有人不服,那么表示诸位心服口服的想奉王某为教主。既然如此,王某就却之不恭了!”



    王动一屁股坐在暗金宝座上,扭了扭,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然后极其嚣张的翘着二郎腿。



    “从今天开始,本座就是风云神教第十九代教主,王动!”



    一个侍女端着托盘走上来,托盘里是葡萄,剥皮去种的。



    侍女嘴对嘴喂了王动一颗葡萄,王动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卧槽!



    大丈夫当如是!



    不少人羡慕嫉妒恨,恨不得对王动取而代之。



    当然,也就想想,没人敢。



    敢的话早就站出来,去陪王左使了!



    “教主,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身边这位侍女,似乎是清河剑派的女掌门?”四大护教法王之一的不死蛮王,有点惊异的开口。



    王动又吃了一颗葡萄,笑道:“蛮王眼力过人,这的确是清河剑派的女掌门,陆彩依。”



    众人顿时喧哗一片,都是被震到了。



    清河剑派自然不如风云神教,相差颇远,但也算在江湖上小有名气。



    陆彩依陆仙子,更是追求者无数。



    教主他,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人弄过来当侍女了,还它么嘴对嘴的喂水果,禽兽啊。



    禽兽不如!



    要是被外面那些陆仙子的追求者知道,还不得来咱们风云神教送死?



    “教主神威盖世,千秋万代,一统江湖。连陆仙子这种绝世佳人都被教主的神威折服,倾心于教主,我等着实佩服,心悦诚服!”



    开口的是四大护教法王之一的风流剑王。



    他是真的服!



    虽然他自诩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迷倒万千少女,就连称号都是“风流剑王”,但他迷的大多是庸脂俗粉,他很清楚自己就搞不定陆彩依这种奇女子。



    但教主不声不响就搞定了陆彩依,让他惊为天人。



    “剑王误会了,陆彩依并不是倾心于本座。而且本座也谈不上什么神威,准确的说,她是折服在本座的淫威之下。



    本座拿清河剑派一百三十九口人的性命威胁她,这才逼她臣服于本座。”



    原来如此,这就合情合理、顺理成章了。



    剑王好奇道:“天下女子那么多,教主为何偏偏选这陆彩依当侍女?”



    王动吃掉陆彩依送上来的第三颗葡萄,然后看着陆彩依眼角屈辱的清泪,一滴滴划过脸颊,滴落在衣衫上。



    叹了口气,王动满是怜惜的帮陆彩依擦拭掉脸上的泪痕。



    “为什么选她?”王动呢喃。



    不仅剑王好奇的盯着王动,所有人都盯着,等待下文。



    包括陆彩依!



    事实上她比所有人都更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魔头,偏偏选中了自己,自己到底有什么好,改还不行吗?



    王动目光深邃,面色平静,没有人能够猜到他在想什么。



    “因为本座对她一见钟情!”



    这个答案,也的确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一见钟情,是这么用的吗?



    不过仔细想想。



    好像也没毛病!



    陆彩依泪中带笑,绝望的笑。



    这怎么改?



    她想过死,但是不敢死。



    因为王动说过,她敢自杀的话,就拿整个清河剑派给她陪葬。



    不得不说,王动确实是个魔头。



    其实刚穿越来的时候,也曾一身正气,梦想着剑走天涯,行侠仗义。



    可惜,他穿越到了魔教,成为一个魔教外门弟子。



    一日入魔教,终生为魔教弟子。



    敢叛教?



    死!



    在魔教生活这么多年,王动根本不可能做到维持纯善的本心。



    你不狠,别人狠!



    你不欺负别人,别人欺负你!



    你不杀别人,别人杀你!



    久而久之,王动也成了一个真正的魔教中人。



    不过他还是有良知的,最多也就欺负欺负老实人!



    王动坐在暗金王座上,思绪万千。



    他之所以找这个陆彩依,是因为偶然听到王左使王晓峰,对陆彩依“一见钟情”,想要对陆彩依下手。



    王晓峰,便是准备用清河剑派一百多人的性命,威胁陆彩依就范。



    王动听到这个消息后,先王晓峰一步下手。



    走王晓峰的路,让王晓峰无路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