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一章 死党秦浩

    夜晚,灯光照亮了城市的天空。



    道路上,车辆如长龙,在奔跑,路口,红绿灯,永不熄灭地交替闪现,仿佛为这城市的夜晚奏着乐歌。



    坐在路牙子上的陈凌天,看着眼前的流光溢彩,灯火璀璨的都市美景,内心提不起一丝兴趣,甚至可以用极为糟糕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他现在的右手上,有一张A4纸,是一张写着被辞退的A4纸,内容可笑的是写着多次违反纪律被辞退。



    他心里面清楚,这不过是公司不想要他的借口。



    他来到这个公司已经有一年时间了,靠着努力和负责的工作态度,得到了老板的认可,很快坐上了主管位置。



    后来老板海龟的儿子回来了,海龟儿专业学的就是做管理,他要他爸给他一个公司主管职位才肯来上班,公司里总共就十多个主管职位,坐上这个位置的基本都是元老级别的了,最终只能拿资历浅薄的陈凌天开刀,随便搪塞了几个理由,便把陈凌天开除出公司了......



    陈凌天伸手道口袋,掏出了一根香烟,点上火,深深的吸上了一口,吞云吐雾了起来,可是他眉头上的哀愁依旧不减半分,这件事都不算什么太糟糕的事,大不了重新再来便是。



    可是现在有一件事让他真正陷入了苦恼,今天早上,他妈妈打了个电话给他,告诉他,他爸早上出去干农活的时候,晕倒了,被几个和他一起干农活的邻居朋友,送到了医院.....



    一根香烟燃尽,他拿出了手机,有些颤巍的按起了熟悉的号码,输入完后,轻轻按了呼叫的按键。



    过了好一会,对面才接通,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陈凌天急忙把手机放在耳边,轻声的问了声。



    “妈,睡了吗?”



    “还没呢,天儿,这么晚了,还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对面传来了一道慈祥而又疲惫的声音,让陈凌天听得有些心疼,妈今天肯定是照顾了爸一天,忙上忙下的累到了。



    “妈,医生怎么说,现在爸怎么样了。”



    对面听到陈凌天的问话后,回应他的是一片了沉默,顿时让陈凌天有些焦急了起来。



    “妈,爸现在怎么样了,有什么事你就别瞒着我了。”



    对面重重的叹了口气,声音变有些抽泣了起来。



    “你爸现在已经和我一起回家了,医生说...最迟半年后要做手术。”



    陈凌天听后略微的松了口气,还好能到挽救的地步,不算太糟。



    “那手术费用要多少。”



    “要...一百万。”



    听到这个天文数字后,陈凌天陷入了片刻的沉默后,急忙安慰起了母亲。



    “没事啦,妈,你就放心好了,现在老板看重我,又给我每个月加多几千工资,半年后我一定会筹够爸手术的费用。”陈凌天撒起了个善意的谎言。



    ......



    母子通话了许久后,听到陈母内心逐渐被安抚平稳后,陈凌天才挂断电话。



    陈凌天打开了手机微星的零钱通,上面显示才五万人民币余额,这是他出来工作一年,省吃俭用下来的,面对一百万手术费显得无比的杯水车薪。



    陈凌天叹了口气,眼神变得无比的迷茫了起来,因为之前的公司是包住的,今天自己被辞退的消息一出,保安就迫不及待的催促自己把住宿的东西清走,离开公司,现在连居住的地方都没了。



    真的是人走茶凉呢,陈凌天忍不住摇头感慨到,过了一会拿起了手中的手机,拨通了个号码,简单的说了几句,随后发了个定位给了对方......



    此时的人民大道上,有一个青年正在按照着高得地图的导航,快速奔跑着,过了一会,导航提示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目标在你左侧。



    青年才停下了脚步,弯着腰大口的踹息着,顺着导航的提示,果然路边不远处坐着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青年,虽然身上的衬衫有些破旧,却洗的十分的干净。



    他内心突然闪过一丝恶作剧,蹑手蹑脚的慢慢靠近坐在路边的青年,打算拍他后背吓他一跳。



    尽管他的动作很轻盈,可是他靠近青年大概还有几米的距离时,青年头没回苦笑了声。



    “秦浩,你来啦!”



    眼看事情败露,秦浩无奈的拍了拍额头。



    “凌天,你这个家伙,一段时间没见了,听力还是这么的惊人。”



    这时候坐在路牙子的陈凌天才转过身站了起来,耸了耸肩回应道,“你这家伙不也是还这个德行。”



    “嘿嘿。”秦浩挠着头笑了笑。



    “对了,凌天啊,这么急着叫我出来干嘛呢?....诶,你手中拿的是什么,还有你怎么提行李箱出来了。”秦浩清楚陈凌天肯定有急事,才会这么晚打电话给自己,这时他注意到了陈凌天手拿着一张被辞退的纸张,以及他身后的行李箱。



    “被无良公司辞退了呗,现在没地方住,想先到你家住一晚。”陈凌天故作洒脱的回应着。



    “发生了什么事,以你的拼劲,好端端的怎么会被辞退。”秦浩可是非常清楚这个死党的性子,急忙问道。



    “老板学管理的海龟儿子回来了,所以我得让位了呗。”



    “啧啧,真是个无良的老板,走吧兄弟,别想这么多,先去我家吧。”秦浩感慨了句,然后帮陈凌天拉起了行李箱。



    陈凌天点了点头,沉闷的应了声,便跟着秦浩走了起来。



    秦浩注意到陈凌天脸色的变化,不由开口道:“凌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陈凌天听到秦浩的问话后,怔住了身子,过了会才微微摇头。



    看着陈凌天的动作和变化,秦浩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家伙一定有什么满着自己。



    “你这样就不够兄弟了吧,好歹我们都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有事你还瞒着我,太不够意思了!”



    陈凌天深深的呼了口气,过了许久,才缓缓和秦浩说出了自己父亲住院的事情。



    “啊...要一百万手术费啊,这..不是个小数目啊。”秦浩听后,有些震惊的说道。



    “呃,不过凌天,你也不用这么灰心,其实半年内赚一百万还是有办法的。”



    陈凌天听后,眉头一挑看着秦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