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五章2017初始(五)

    C先生听了我近乎无耻的声音也不再说话,点开了自己图库,嘴里深吸了一口烟,思索着怎么在自己几百G的图片中找出最符合这个憨批的沙雕图。



    C先生看着自己的图库,将夹在手里的香烟放在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不由陷入沉思,符合的图片太多怎么办?果然还是要用它吗?



    将手里的香烟丢进烟灰缸后,C先生将图库翻到最后边,点击直接发送。



    C先生:图片中指



    其他三人看着C先生发的图片也是直接跟上。



    消息:图片中指×3



    看到这四个憨批的图片,我直接在屏幕发出三个问号???,随后说道:“当我打出问号的时候不是我有问题,而是觉得你们有问题。”



    Z小姐听到我的话直接回道:“我敲里吗听到了吗,敲里吗。”



    听了Z小姐的国骂,屏幕后的我摸了摸下巴回道:“俏丽,你全家都很俏丽。”



    听了我的话其他三人笑的发出了鹅叫声。



    只有Z小姐“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个宝批龙。”



    听了Z小姐的四川国骂,我一愣,听口音Z小姐应该是广州的,粤语说的很溜。



    我有点疑惑忍不住问道:“丫丫,你不是广州那边的嘛,怎么会四川话?”



    Z小姐听了用半生不熟的四川话回道:“露狗教嘞”



    听到Z小姐的话,我忍不住一拍额头说道:“不愧是你,露狗,你这个猪儿虫。”



    L小姐听到后淡淡的回了句:“闭嘴,癞疙宝。”



    听到这,我忍不住又发了三个问号???



    听着我们斗嘴,C先生也是乐不可支,听着Z小姐和L小姐的鹅叫声忍不住问道:“你两认识多久了?”



    听到C先生的话Z小姐忍住了笑声“哈哈哈嗝儿~”整理了下思绪说道:“我和露狗啊,好像都好久了,我还在读书的时候就和她认识了,好长时间了。”



    说到这两人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说就停不下来,说着共同的朋友,喜欢的好吃的。



    对于她们的话题我有点插不上嘴,只能时不时说两句玩笑话。



    和好朋友在一起聊天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窗外的月亮也散发着柔和的光亮,窗外出现的微风也带着丝丝凉意。



    看了下手机,天气预报预警着今晚会有小雨。



    耳机里传来Z小姐和L小姐讨论自己遇到的囧人囧事,时不时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伴随着一两声鹅叫。



    听着他们的讨论,其实我也想讲两个搞笑的事逗大家开心,但我的语言组织能力并不强,有一些搞笑的囧人囧事,从我的嘴里说出来,反而有点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意思。



    虽然说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但语言组织能力确实是硬伤。



    随着时间的推移,外面的天色也越加阴暗,风也吹的大了起来,C先生和院花因为有事也已经退出了聊天。



    只有Z小姐和L小姐不知疲倦的谈天论地,一边听着她们的笑声一边感受着凉风,也不失为一种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