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111 报社的发展轨迹变了(求收藏票票)

    楚阳完全没想到,12月22日,冬至节的这一天,社长崔永华会拉着他一起去找部长陈维民汇报工作。



    在赶去市委的路上,崔永华暗示楚阳,重点汇报就是报社原址重建大楼,以及投资幼儿园及教培项目的工作,有些话崔永华不方便说,但楚阳可以大胆说。



    楚阳也无所谓,现在他反正只报社一位中层,没有任何级别,能大胆痛陈利弊,开口说就是了。



    报社的重建跟电视还不一样。



    电视台在东街的原址,那个院子很大,地皮是电视台自己的,据说用这块地皮置换西山新大楼的地皮,政府还补偿了电视近2000万。



    即使如此,电视台的新大楼建设费用近4000万,最后不是背负了1500多万债务。



    而报社现在这个院子,占地面积有20多亩,地皮的所有权一直在政府手里。



    这是最麻烦的地方。



    光是这块地皮,市场价就在1000万左右,因为鼓楼街比电视台原址所在的东街位置更好。



    报社街对面就是步行街,虹阳绝对的商业中心。



    政府里面,有领导希望报社搬迁,收回这块地皮。



    前一世,报社也真搬去东江开发区,距离现在的位置近10公里,偏僻得不要不要的。



    今天,一见陈维民,楚阳就陪着崔永华一起诉苦。



    谈起报社面临移动互联时代巨大的经营压力,楚阳滔滔不绝,痛陈利弊,直言报社如果搬离市中心,不仅对职工工作生活影响严重,更重要的是极不利于以后的经营工作。



    再者,报社要全力转型移动新媒体时代,需要资金投入,需要有现金流支持,不要光靠着向财政申报那点补助款。



    跟省内兄弟城市的报社相比,如果搬离市中心的黄金位置,未来发展极为不利,会落后于别的城市。



    至于现在这块地皮,建议政府低价转让给报社,并且延期付款,用报社的现金流慢慢偿还就是了。



    如果在原址重建大楼,投入4000万左右就够了,大楼建成后,一至三层用于出租,整座大楼的造价,七八年也就收回来了。



    此外,如果报社职工集体入股一家公司,再与后浪传媒联合投向幼教培训项目,报社的现金流很快就能达到平衡,更有底气投资,向新媒体转型。



    同时,在转型过程中,职工收入水平也能得到保障。



    当然,转型主要是都市报这一块,党报肯定能长期实现经营平衡的,因为党报一年发行就能赚两三百万。



    有楚阳在前面打头,崔永华又做了各种补充,陈维民的态度,渐渐也转变了。



    楚阳当然知道,以陈维民的级别,解决报社面临的这些难题,其实只是一件小事,是愿不愿意帮忙的问题。



    楚阳说:“维民部长,现在的移动互联,很容易让人想起世纪初的PC上网时代,互联网普及之后,网上各种言论很快就是乌烟瘴气的,随后才有了网管部门。



    移动互联时代,手机开始上网,很快又会出现大量新媒体,包括微博这样的自媒体,谁都可以发布信息,必然会重复PC时代那些现象,甚至更为赏泛滥。



    报纸是最重要的宣传喉舌之一,移动互联时代的舆论阵地,报社如果不去占领,不去树立权威形象,那就会被海量的自媒体占领。



    报社要转型新媒体时代,经营上稳定的现金流是最基础的需要,没有资金投入,不能吸引粉丝关注,就会被无处不在的自媒体淹没……”



    崔永华笑道:“维民部长,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楚阳这些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陈维民抽着烟,点头:“报社重建的工作,的确不能再拖了,工作我来做,就考虑原址重建。不过,你们为什么会突然冒出做幼教的想法?”



    楚阳道:“维民部长,做私立幼儿园是我建议的,崔社长担心政策受限。我站在报社职工个人的角度,觉得能挣钱的事,就可以去尝试。



    报社记者编辑,本来应该是一份收入不错,比较体面的工作,未来在新媒体冲击之下,报纸广告收入下滑是必然,是可以预见的。



    办幼儿园,搞教培,报社职工入股,大家多了一份收入,生活更有保障,更能应对报社的转型期。



    后浪传媒与报社职工联合举办幼儿园,总好过社会上那些纯粹的社会办学,报社毕竟是一家单位,有威信力,也注重自身形象。



    后浪传媒未来壮大了,按照维民部长的希望,肯定会在虹阳寻找项目投资的,虹阳有不下于20万的科技型人才,也是后浪传媒发展所需要的……”



    陈维民认真想了想:“这件事,我不反对,如果不是以报社的名义投资,政策上应该没什么限制,你们自己协商解决就行了。”



    崔永华和楚阳相视一喜,只要能做,崔永华还是真想做的。



    陈维民又看看楚阳:“楚阳,上次在报社,你说你要停薪留职,具体的想法是什么?”



    楚阳解释道:“维民部长,[后浪新闻]这个项目,现在只是刚刚启动上线公测,这个项目是后浪传媒未来发展的基石,我们希望能将它做到有全国性影响力,一流的甚至是排名第一的产品。



    接下来,等[薇信]项目完成转让之后,[后浪新闻]这个项目会招收很多人马,员工数量可能达到几百人甚至更多。



    到时候,我就必然驻扎在特区大本营,推动公司完成公司化治理,搭好基本的组织结构。



    所以,我希望能停薪留职,只是保留一个媒体从业者的正式身份。”



    陈维民又看着崔永华:“崔社长,具体问题具体研究,针对楚阳这样的人才,不一定非要停薪留职嘛。”



    崔永华马上点头:“维民部长,这件事我们会召开党组会认真研究,楚阳同志是对报社有重大贡献的职工,应该可以特殊对待的。”



    两人出了市委大院后,崔永华很兴奋。



    “我就知道,带上你过来汇报工作,这事准能成。”



    楚阳笑道:“社长,别高兴太早,你还是去头疼报社大楼重建的资金吧。”



    崔永华顿时头疼了:“是啊,加上那2000万专项援助资金,等大楼建好,报社的家底也完全空了,还得欠不少债,到时候只怕工资发放都困难。”



    楚阳道:“哪怕开了年就动工,也需要两年时间,两年,报社可以做很多事了,幼儿园项目可以回哺职工,不会有大问题的。”



    今天,报社的轨迹终于发生重大变化,楚阳还是挺高兴的。



    前一世,自己一直在报社工作,到了2020年,工资表上就5000多块钱。



    像陈林这样的招聘记者,一月收入才三四千块,真的挺惨,这份工作哪还有一丝体面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