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837章刘布归来

    围攻武昌府的华夏帝国里,主动的撤退,只是派出少量的兵马进驻城中,控制城中各大枢纽和一些重要部门等。



    这样的做法,令城中的百姓稍微安心。



    新任命的知府上任以后,出面张贴安民告示,出面安抚人心,形势就得到了控制。



    华夏军再次对城中进行了招降,这一次他们的招降非常的成功,没有像以前那般的拼死抵抗,在楚王和何腾蛟等人都先后死了以后,城中的百姓也都是军心大乱,树倒胡狲散,再也没有了跟华夏军拼死一战之心。



    他们更多所想,就是让自己活命,既然武昌府已被攻占,这一片地方被华夏帝国占领就是既成事实,没有必要再以人命去填,去做无谓之牺牲。



    华夏军再次释放出善意,派人去劝降以后,城中的最后抵抗的官兵,都放下了武器,大多数乡绅也都表示愿意归顺,华夏军出面协助他们安抚地方百姓,打击各种趁火打劫,横行不法事。



    华夏军没有屠城,其实是令许多的百姓都感到了心安,也都知道到了此时敬酒不喝就是喝罚酒了。



    当然华夏军的高层,也都明白一点,征服一个地方,最好就是让对方投降,有一句话叫做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以夺志,令对方屈服,就是最好的方法,一味的通过残忍和大规模的杀戮,也都解决不了问题,而会产生更多的问题。



    在围攻武昌府期间,他们是杀红了眼,打出了血性,但是这仗打完了,一切的恩怨就得放下,必须携手合作,共创更美好的未来。



    华夏军打天下,是夺富贵的同时,也给天下百姓一个安定生活,清平世界,打成废墟白地,非他们所愿。



    刘布因为是奉命返回南京,所以他在经过武昌府这一个重要的城市时,也都过门不入,稍微停留,与刘忠勇聊上一个时辰,直接的就坐船返回了南京城。



    刘布他有个特点,就是喜欢低调出行,如果没有必要,进出之间都不喜欢高调的张扬。



    就像当日他率领数万军队出征之时,都没有浩浩荡荡的出城,而是低调的领兵出发,不动声色地抵达了战场。



    在回来的时候,他也都没有高调的宣扬,因为刘布其实是明白一点,他们的敌人还有很多,想他们父子死的人更多,人越低调就越长命,甚至像他这一级别的大帅,如果不公开露面,别人就是想找个机会伏击或者是刺杀他,这都很难。



    刘布在他三夫人紫青的陪同和海军舰队的护航之下,低调地返回了南京城,在南京码头这里登陆,登陆以后也都没有打出自己的旗号,直接的返回了南京留守府。



    这是刘家父子居住所在,因为刘布是华夏军的灵魂人物,也就是所有人都关注的重点,敌人甚至可以通过刘布的行踪而判断出华夏军的战略,所以刘布和刘远桥都有一个特点,这就是喜欢低调出行。



    刘远桥喜欢微服私访,他的出行,几乎就是一等一的秘密,没有人可以预先知道,而且就算是知道,刘远乔喜欢微服出行的,也都是他身边的一些侍卫高手和近臣,他们都是将此内容秘密。



    当然这也与这时代通讯不发达有关,像人家大明的皇帝,经常就是终身都没有离开过皇宫,普通的老百姓也就形成了固有的思维,那就是这些皇帝和大臣,他们就习惯待在自己的老窝里面,终身都不出来。



    刘布轻车简从,重回到了镇守府,也都没有引起波澜,这是因为刘布没有打出其刘大帅的旗号,身边护卫的这些官兵,也是普通官兵的装饰和旗号,这很多不明就里的百姓以为,这就是普通的军事调动而已。



    华夏军以武立国,对于军队的建设是非常重视,他们的军队在城里面调来调去,不断的换防,也都是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也就是他护卫军进入城中,都没人能知道刘布回来了。



    不过虽然刘布是低调出行,他回到了镇守府以后,府中的上上下下,可是全部都出来,迎接他归得胜归来。



    就连刘远桥也都在欢迎之列,看见了刘远桥,刘布连忙快步向前,半跪而下,向他行了一个礼,说道:“参见监国王殿下,职部刘布,奉命西征,不辱使命归来,特向殿下交令。”



    刘远桥连忙将他扶了起来,满脸都是欣慰的神色,他说道:“干得好!大胜归来,人也更加的壮实了。”



    刘布虽然是在外出征战,风尘仆仆,但是军队高强度的锻炼和生活,也都让他的身体和体能保持在最佳状态,看起来是龙精虎猛,英气勃勃。



    刘布说道:“谢殿下谬赞。”



    刘远桥说道:“既然回来了,先去给奶奶请安,然后一家子吃个饭,好好休息几天,再共商大计。”



    刘布说道:“现在军情危急,还休息什么?我希望在明天就可以召集参谋部的众位参谋,一起共商大计,商讨华夏军的未来。”



    刘远桥其实是有点喜欢儿子这种务实的作风,这跟以前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二世祖判若云泥,这才是他眼中长大成人的一个表现,对于他那种说法,刘远桥道:“明天巳时中,准时在上书房开会。”



    其实刘远桥也都明白,现在他们的华夏军形势都不算好,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只是他儿子临近过年了还出去打仗,孩子出生都不能在家里面等着,这确实是辛苦了,现在好不容易得胜归来,让他休息几天,这也是应有之义。



    只是刘布他知道军情紧急,一分一秒都浪费不得,更不用说休息几天了。



    而且如果说论起在家里面的工作量来说,跟在外面征战对比,根本就算是休息。



    要知道在外面,他经常就是追随着部队,骑着马,风里来雨里去,非常的劳累,在繁华的南京城,他无非每天是主持一些会议,看一些军报、奏章而已,再累也不可能跟在外当兵时相比。



    全府上下都出来迎接,刘布这一位得胜归来的大帅,刘布得胜归来,可是极大地振奋的民心士气,让每一个人都感到欣慰。



    要知道夷陵之败传来,可是令整个华夏帝国的上层都人心惶惶,就怕抵挡不住朱燮元的兵锋,对方出动大军席卷而来,他们就惨了。



    现在刘布不负众望,一举击败了敌人,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大胜归来,刘布归来之日,还多了一个省,就是大明最富裕的四川,也是他们的地盘了,这令每个人都十分高兴,为之兴奋不已,华夏天命所归,所向无敌。



    在迎接刘布的人之中,自然就有他的正妻郑紫宁,还有二房陈圆圆,他们都抱着孩子,又有人打着伞,来这里迎接刘布。



    刘布在拜别的父亲以后,马上就跑了上前,在外面征战,在战场之上风餐露宿,而且也都见惯了人的生离死别,此刻见到了家人,他内心是十分的高兴,十分的兴奋。



    特别是看着郑紫宁抱着的一个孩儿,他内心更是充满了激动,这就是他刚出生,从来没看见过的儿子。



    刘布与妻妾们见面,来不及寒暄,首先就把自己的儿子抱进怀里。



    因为刘布知道,今天会有他的老婆孩子来接他,在进入了内府以后,就卸下了铁甲,就怕身上披着铁甲,抱孩子的时候会咯着他。



    刘布满脸欢笑,满脸慈爱地看着怀中的一个小肉团儿,小孩子现在正在睡觉之中,呼吸十分的均匀,十分的轻柔,他才刚刚出生一个月左右,还没长开,胎毛还末退,而且整个皱皱的,看起来有点黄黄皱皱的,但是只要想起这是自己的儿子,刘布心中就充满了慈爱之情,他可是知道,在这时代有了儿子,才是有了传承。



    而且刘布生儿子,还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而是整个华夏帝国的事,抱着自己的儿子,刘布幸福感满满,满眼喜悦,笑着对郑紫宁说:“辛苦你了。”



    对于这一点,郑紫宁是公然的领受,他说道:“你不是女人,不知道生孩子的辛苦,为了给你生个儿子,我这是算是差点把命给搭上了。“



    刘布说道:“知道你辛苦,我在外面带了许多礼物回来,要什么赏什么给你。”



    郑紫宁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我会在乎你这些财物吗?只要你人平安归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刘布说道:“平安归来,这是必须的,这是不单纯打退了敌人,拿下了湖广,还把从四川也都拿了下了,是算是待我拱手河山讨你欢了。”



    郑紫宁红着脸说道:“没个正经的,什么叫讨我欢,这江山最终还不是你们姓刘的,还不是给你的儿子。”



    刘布道:“我的儿子,也是你的儿子,这天下和江山也将是他的。”



    刘布转战天下,非常的辛苦劳累,但是看着他们打下来的江山是如此的多娇秀丽,他内心也都充满了欣慰。



    据他所知,在原来的历史上,明末清初的这一场灾难,可是把中原大地都打散打乱了,把国中的百姓,杀得人数只剩不足以前的一半。



    可以说给华夏的百姓造成了无巨大的灾难,但是他们刘家强势的崛起,攻占了许多地方,令这些地方远离了战乱,走向了和平,在这方面,他是有巨大功劳的,想起自己辛苦,可以令无数的百姓安居乐业,这也令他感到欣慰,总算是不负辛苦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