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 21 章

    萧棠秋的心脏顿时疯狂地跳了起来,那个箱子!一定就是他要找的东西了!怪不得他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原来早就被人拿走了!

    他一想也是,那三个人比他们提前一天进云府,肯定早就将云府搜过一遍了,如果有剧情相关的东西,恐怕早就被他们搜走了。

    就在他犹豫着该怎么找那女人搭话的时候,云家的人却忽然出现了,几个女眷簇拥着老夫人进了门,她们同样对地上的血迹视若无睹,平静地入了座。

    夜色沉沉,大门敞开的屋外完全被夜色笼罩,一切仿佛都被黑暗吞噬了,四周死了一般的寂静,众人的心也沉甸甸的,为即将发生的一切不安了起来。

    管家再次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子时已到……”

    他话音刚落,远处忽然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锣鼓唢呐声,本该喜庆和吵闹的唢呐声,在这死寂的夜里却显得格外诡异。

    唐绵绵忍不住往萧棠秋的方向缩了缩,萧棠秋却微微睁大了眼睛,这果然就是他在棺材里见到的场景!

    锣鼓唢呐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了,他的心脏不由越跳越快了,他们必须要阻止这一场冥婚!

    但问题是……怎么才算成功阻止这场冥婚呢?

    只能赌一把了!

    萧棠秋咬了咬牙,转身朝着云府众女眷走了过去,唐绵绵还没反应过来,那管家便神出鬼没地挡在了他的面前,声音平静地说:“喜宴马上就要开始了,客人请就坐。”

    他想也不想,抬手就把管家推开了,管家被他一把推倒在地,果然瞬间就像上次那样四分五裂了,而那些女眷眼见管家四分五裂,脸色竟一变不变,就像没看见这一幕似的,平静得令人心生寒意。

    如果说之前的村长是不记得自己已经死了,那这些云府女眷呢?她们是否知道自己早已死了?

    唐绵绵瞬间就明白了萧棠秋的打算,他见管家的尸块动了起来,似乎又打算拼尸体,便咬了咬牙冲上前去,一脚将管家的脑袋踢得远远的!

    罗满肃看了两人一眼,没说什么,却也没阻止。

    没了管家的阻拦,萧棠秋顺利地冲上前去,一一将那些云府女眷推倒在地,那些女眷果然和管家是一个死法,一旦倒地身体便四分五裂了,但她们不像管家一样会拼自己的尸体,她们的头滚到地上后,便表情平静地待在地上,双眼冷冷地看着萧棠秋。

    另一边唐绵绵发现管家的头又自动滚回来了,只好强忍恶心,再次一脚将管家的头踢飞了,他直接将管家的头踢出了住宅大门,那颗头很快便被黑暗吞噬了。

    然而这绝不是放松的时候,因为下一刻——几个丫鬟扶着新娘子进来了!

    众人瞬间严阵以待,就在萧棠秋考虑要不要将那几个丫鬟也搞定的时候,那个抱着箱子的女人忽然有了动作,她忽然掏出了一把短刀,朝着新娘子冲了过去,当胸便是一刀!

    萧棠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对啊,他一直想着怎么消除方兰的怨恨,但他们明明可以采取更加直接的方法,直接消除方兰啊!

    ……等等!这好像有哪里不对!

    这明明哪里都不对!

    那女人冷冷道:“方兰,你早就死了,清醒一点吧!与其在仇恨中反复折磨别人折磨自己,还不如放下怨恨,早点投胎转世去!”

    穿着大红嫁衣的方兰愣了一下,此时的她还是人类的模样,她呆呆地看着那女人的动作,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着胸口上的短刀,片刻之后,她的表情开始剧烈变化了起来,周围的气氛也瞬间变化了!

    “你疯了吗!居然这么做!”罗满肃一脸紧张地叫道,“糟了!她要化身恶灵了!

    那女人脸色一变,想将短刀□□,然而拔了两下却纹丝不动,眼看方兰开始变身了,她连忙弃刀往后逃。

    方兰彻底变为了恶灵,她的周身被肉眼可见的黑色怨念形成的雾气包围着,原本秀丽的长相变得十分可怖,不仅浑身浮肿,五官变形,还有浓浓的腥味扑鼻而来,她的所到之处,都会留下一滩腥臭的水。

    她双眼幽怨地看着那个女人,朝着那女人缓缓逼近——

    萧棠秋急中生智:“把箱子扔给我!我有钥匙!”

    关键时刻,只能赌一把了!

    那女人扭头看了萧棠秋一眼,似乎犹豫了半秒,但此时方兰来势汹汹,她也来不及考虑了,更何况箱子在她手上,她也的确开不了,这种剧情物品无法用暴力手段打开,只能找到对应的钥匙,她咬了咬牙,便随手将箱子丢给了萧棠秋。

    萧棠秋接过箱子,连忙拿出钥匙开箱子,另一边那女人居然又掏出了一把短刀,她的两个同伴也同样拿出了武器,虽然看着都不怎么厉害,但还是比萧棠秋这些手无寸铁的菜鸟好多了。

    趁着其他人拖延时间,萧棠秋成功打开了箱子,出乎他意料的是,箱子里放着一些书信,他拿起其中一封看了几眼,顿时觉得有些奇怪——这居然是方兰写给周海的信。

    “开出什么来了?快拿出来!那边快撑不住了!”唐绵绵冲到萧棠秋面前,一把抢过他手里的信,“信?算了!豁出去试一试了!”

    萧棠秋:“等一……”

    他还来不及阻止唐绵绵,唐绵绵便大着胆子冲到方兰周围,隔着点距离一把将信扔到了方兰身上,就像丢□□一样。

    原本气势汹汹的方兰忽然平静了下来,她用浮肿得五指几乎连在一起的手拿起了那封信,低头看了一眼……

    她的表情似乎变得平静了下来,唐绵绵眨了眨眼,难道真的派上用场了?

    萧棠秋却喃喃道:“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唐绵绵:“卧槽,不是吧……又来?”

    果然,方兰的表情平静了没一秒,又迅速剧烈地变化了起来,很快她的双眼便充满了幽怨和仇恨,周身的怨气甚至浓烈得翻滚了起来!

    唐绵绵一脸绝望:“完球了,你丫上辈子属乌鸦的吧?”

    萧棠秋苦笑了一声,方兰活活挖了周海的眼睛,应该是恨周海的,在看到她曾经写给周海的信之后,怎么可能不被激怒呢?

    方兰恨云家村的人,恨云府的人,自然也恨周海,这个抛弃了她的男人。

    “boss狂化了!快跑吧!”萧棠秋没想到自己居然开出了□□,没能干掉boss反而激怒了boss,只能扔下钥匙和箱子,拉着唐绵绵转身就跑。

    不用萧棠秋提醒,罗满肃也一把拽起丁甜甜转身跑了,那三人组打了一阵,见压根打不过,连忙也跟着撤退了。

    萧棠秋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只能朝云府外跑,唐绵绵边跑边哭:“卧槽卧槽怎么办怎么办?!”

    萧棠秋也很想哭:“我也想知道!这游戏根本没法玩!什么提示都没有,好不容易找到个剧情物品,结果是个坑!”

    唐绵绵哇哇大哭:“太坑了!方兰那么恨周海,为什么还收藏那些信啊!”

    萧棠秋刚想说,那些信肯定是方兰死之前带进云府的,但他转念一想,方兰死后,大可以将信都毁了,又怎么会把钥匙和周海的头骨一起扔到井下?

    他百思不得其解,忽然,他嗅到了一股隐隐的腥味,连忙停下了脚步,但似乎来不及了——他和唐绵绵不知不觉中跑到了先前的厕所附近,而方兰竟从厕所前的那口井中爬了出来!

    身穿大红嫁衣的恶鬼从井中湿漉漉地爬了出来,双眼幽怨地看着半米外的萧棠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