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 16 章

    也许唐绵绵已经遭遇不测了,尽管萧棠秋不愿意这么想,但在这种诡异的鬼地方失踪,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他心情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不抱希望地期待唐绵绵已经回去了……但是在这么恐怖的气氛下,胆小如唐绵绵,怎么可能抛下他一个人回去呢?

    萧棠秋离开了院子,正想原路返回,余光却忽然瞥到不远处有一个黑色的身影,他还来不及害怕,便发现那个身影似乎有点像唐绵绵!

    这个念头一出现,他立刻转身去追,那个黑影的行动速度却很快,当他追着黑影来到另外一个院子时,黑影忽然消失不见了。

    “唐绵绵?唐绵绵!”他紧张地叫了几声,然而四周始终一片死寂。

    萧棠秋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转身想要离开,但就在此时,某处却传来了唐绵绵呼救的声音。

    “救命!救命!救救我!”

    “唐绵绵?”萧棠秋微微皱眉,缓缓朝前走去,昏黄的月光下,那个疑似是唐绵绵的黑影慢慢现了形,只见他背对着萧棠秋坐在一口井边,不知道在干什么。

    “唐绵绵?”萧棠秋又喊了一遍,那黑影缓缓地转过身来,露出了正脸,黑影穿着唐绵绵的衣服,却长着一张婴儿的脸。

    就在他看清那张脸的一瞬间,婴儿的脸忽然七窃流血了,黑红色的血液不断地从眼眶、鼻孔、嘴巴里喷涌而出,将他吓了一跳。

    震惊过后,他连忙拔腿想跑,却忽然被人从背后狠狠一推,而他居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站到了井边,被这一推立刻失足跌入井中。

    萧棠秋还来不及叫便已一坠到底,重重地摔落在了一坨不软不硬的东西上,他挣扎爬起的时候乱摸了两把,发现那似乎是一具尸体后,顿时吓得跳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摸着井壁试图找地方爬上去。

    “好痛好痛别踩别踩!”

    听到唐绵绵的声音时,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又踩了两脚,那东西又嗷嗷叫了两声,他才发现那声音来自他的脚下,低头一看,才发现脚底下的尸体就是唐绵绵!

    萧棠秋惊魂不定:“你是人是鬼?!”

    唐绵绵气若游丝地说:“……如果我是鬼,我会告诉你我是鬼吗?”

    萧棠秋这才松了一口气,弯腰将唐绵绵扶了起来:“我刚才看到了一个很像你的人,追着过来,然后就被推下来了……”

    唐绵绵顿时卧槽了一声:“我刚才也看到了一个很像你的人!”

    两人互相交代了一下,原来刚才唐绵绵发现棺材合上后,立刻扑上去想把棺材抬起来,结果那棺材始终纹丝不动,于是他打算去院子里找点什么工具把棺材撬开或者砸开,结果他在院子里找了一圈,忽然发现一道很像萧棠秋的黑影跑了出去,便以为萧棠秋自个儿从棺材里逃出来了,连忙追了上去,结果就来到了这个院子里。

    “我看到你坐在井边,还以为你中邪了,正想把你拉回去,结果就被人推下来了!”唐绵绵咬牙切齿地说,“这是个枯井,我应该是摔晕过去了,结果你掉下来,又把我硬生生砸醒了!”

    萧棠秋干笑了一声:“幸好这是一口枯井,不然我们就淹死了。”

    “先想办法爬出去吧!”唐绵绵一阵后怕,“如果你没有来,我估计死在这下边都没人知道……”

    这口井并不深,但井壁非常光滑,只靠一个人显然没办法爬出去,但如果两个人互帮互助的话,看上去还是有可能逃出生天的,两人讨论了一下,决定先让唐绵绵爬出去,然后去找绳子或者垫脚物来救萧棠秋。

    艰难地尝试过好几次后,唐绵绵终于踩着萧棠秋的肩膀成功地爬了出去,萧棠秋则筋疲力尽地跌坐在地。

    “你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萧棠秋累得只想躺下,趁着唐绵绵找工具的时候,他干脆躺了下来,反正这枯井底下都是枯枝落叶,倒也不算太脏,但就在他躺平之时,他忽然觉得背部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下意识伸手一摸,顿时摸到了一个圆滚滚硬乎乎的东西。

    萧棠秋借着井口的月光一看,差点叫出声来,那居然是一个人头骨!

    他立刻把那个人头骨扔了出去,当人头骨撞到井壁上时,一个银闪闪亮晶晶的东西却从黑乎乎的眼眶大洞中掉了出来。

    ……那是什么东西?

    萧棠秋犹豫了一下,还是向前一步,将那个银闪闪的东西捡了起来,结果他捡起来一看,却发现那是一枚精致的小钥匙!

    钥匙?这井底怎么会有钥匙?那他是不是应该先去找个门?

    他默默地把钥匙揣好,又捡起了那个人头骨观察了一下,刚才“惊鸿一瞥”之下,他发现这个人头骨的眼眶黑洞似乎特别大,虽然他也没有其他人头骨可以对比,但这个人头骨的眼眶黑洞显然大得不正常,就像有人后天强行挖掉了一样……而他记得他们来到这个渔村时,那个船夫便是一副被人挖掉了眼眶的样子。

    就在此时,唐绵绵终于找到了一条绳子,将一头绑在了树上,另一头扔了下来。

    萧棠秋没有爬山攀岩的经验,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沿着光滑的井壁爬了上去,好不容易脚踩实地,他甚至没时间歇口气,立刻拉着唐绵绵往回走,唐绵绵显然也没有闲心继续逗留,两人果断原路折返。

    回去的路上,他们倒是没再碰上什么意外,顺顺利利地回到了管家给他们安排的院子里,院子里有好几间屋子,有几间屋子亮着光,有几间屋子则没有光,应该是没住人。

    两人随便挑了一间黑的屋子,进屋之后关上门点上蜡烛,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同时虚脱般地倒在了床上。

    片刻之后,唐绵绵才开口问萧棠秋:“你觉得罗满肃他们回来了吗?”他一脸欲言又止,显然觉得罗满肃他们肯定也会遇到一些东西。

    “罗满肃又不是我们这些新玩家,我们都能搞定的东西,他能有什么摆不平的,”萧棠秋犹豫了一下,然后认真地告诉唐绵绵,“而且我觉得,他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人,我一直觉得他有很多事瞒着我们。”

    “怎么说?”唐绵绵问。

    萧棠秋摇了摇头:“不知道,只是一种直觉,我觉得他身为一个老玩家,表现得一点也不像一个老玩家,虽然他看上去大部分时间都占据主导权,还经常拿主意,但实际上……总之,有种违和感。”

    “也许是在扮猪吃老虎吧,”唐绵绵皱了皱眉,“不过我们以后还是小心点吧……”

    萧棠秋犹豫了一下,把刚才他在井底的发现说了出来:“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找一扇门,或者什么需要开锁的箱子之类的东西。”

    “卧槽,我也掉井底了你也掉井底了,怎么我什么都没发现,你就发现人头骨和钥匙了?”唐绵绵目瞪口呆,“你不愧是搜集狂魔啊,都那样了,还不忘搜东西。”

    萧棠秋无奈一笑,他每次玩恐怖游戏的时候都喜欢到处搜东西,每个角落都搜一遍,虽然这样不容易遗漏剧情物品,但经常会浪费不少时间,所以粉丝都叫他搜集狂魔……但其实他刚才真的是偶然发现的啊!

    萧棠秋想了想:“对了,我好像还看到了方兰的记忆……”

    唐绵绵再次目瞪口呆:“卧槽,你怎么发现了那么多东西?你这家伙是不是瞒着我偷偷氪金开了挂?”

    萧棠秋摇了摇头:“应该是棺材的缘故,谁躺进去大概都能看到,我们还是先研究一下钥匙吧……”就在他把钥匙掏出来的一瞬间,一样东西从他口袋里掉了出来,滚落在地。

    萧棠秋捡起来一看,顿时愣住了。

    ……是那枚玉佩。

    那枚云寄洲送给方兰的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