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 14 章

    萧棠秋:“……”

    唐绵绵:“……”

    萧棠秋:“你别和我开这种玩笑啊,一点都不好笑!”

    唐绵绵弱弱地说:“我真没开玩笑,我刚才一直没吭声呢……”

    很快萧棠秋就知道唐绵绵没在开玩笑了,因为在唐绵绵开口说话的同时,那呜呜的啜泣声又响了起来,而且这一次更近了,似乎有人在往他耳朵里吹气,阴冷的气息直往他耳孔里钻。

    他顿时吓得后背一凉,拉着唐绵绵一路拔腿狂奔,然而那呜呜声却始终如影随形,就像有个人一直趴在他肩上似的……这个念头令他不寒而栗,顿时跑得更快了。

    两人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萧棠秋发现那呜呜声终于消停了,他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不……不行了……我不行了……”

    唐绵绵似乎没听到那诡异的哭声,居然还有心情吐槽:“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

    萧棠秋犹豫了一下,问唐绵绵:“你刚才没听到吗?”

    唐绵绵一脸茫然:“听到什么?”

    “哭声,婴儿的哭声,”萧棠秋幽幽地说,“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听到吗?”见鬼了!难道只有他能听到刚才的哭声?

    唐绵绵顿时一脸要哭不哭的表情:“婴、婴儿的哭声?婴灵?咒怨?对了,方兰死的时候不是怀着孕吗?一定是婴灵!妈呀!婴灵都超凶的!你真的听到了?可是我什么都没听到啊!如果我听到了,我肯定跑得比你快!”

    萧棠秋幽幽地说:“我真的没有骗你,这里已经够恐怖了,我还需要营造气氛吗?”

    唐绵绵哭唧唧地问:“那现在……还有吗?”

    萧棠秋摇了摇头:“已经没有了,所以我才停了下来。”

    “那就好,”唐绵绵松了一口气,“等等,不过这里是哪里啊?”

    萧棠秋抬头一看,才发现他们刚才一顿乱跑,现在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不远处是个院子,院子里有几间屋子,但这里显然鲜有人知,充满了冷清萧瑟的意味。

    “我们进去看看吧?”

    唐绵绵看着不远处沉浸在黑暗里的院子,立刻疯狂地摇起头来:“不要了吧!鬼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万一那婴灵不敢追来,就是因为里面有更凶的东西呢!”

    萧棠秋也不勉强:“那你在外面等我,我一个人进去。”

    唐绵绵:“……那我还是和你一起进去吧。”

    萧棠秋笑抚唐绵绵狗头:“早知如此,何必矜持?”

    唐绵绵欲哭无泪:“你每次都这样!”每次两人一起直播恐怖游戏玩双人模式的时候,萧棠秋都会用这种以退为进的方式逼他做出选择。

    “走吧!”萧棠秋深吸了一口气,“我有预感……”

    “卧槽你可别立flag了!”

    两人偷偷摸摸地溜进了院子里,萧棠秋指了指最大的主屋,示意一起进去,唐绵绵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萧棠秋正要推门而入,下一刻,这屋子的门却缓缓地开了。

    唐绵绵猛地抖了一下,一把抓住了萧棠秋的胳膊。

    然而屋子的门打开后,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萧棠秋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东西扑出来,便小心翼翼地进了屋。

    “小心开门杀……”萧棠秋轻声对唐绵绵说,两人进屋后,依然无事发生,屋里反而缓缓地亮了起来,就像有人特意为他们点上了一根蜡烛似的。

    当昏暗的光亮将屋内照得半明半暗似的,他们发现面前的桌子上真的有一根点燃的蜡烛,而且还是那种葬礼上用的白蜡烛……

    他们借着蜡烛的光打量屋内,却发现屋内装满了纱质的帷幔,那些白色半透明的帷幔无风自动,在半空中缓缓地飘摇,如果忽略气氛的话,这一幕还挺唯美的。

    一进屋,萧棠秋就明显感觉到屋内的温度比外面低了许多,就像开了空调似的:“你觉不觉得这里面有点冷?透心凉,心飞扬?”

    唐绵绵抖了一下,显然吓得完全不敢说话。

    萧棠秋直接拨开帷幔往里走,也不知道屋主人是怎么想的,屋内的帷幔层层叠叠,他拨开了一层又一层帷幔,才终于走到了屋子深处。

    比起云府其他地方,这间屋子的装饰相当低调朴素,家具少之又少,他找了半天,才在墙上发现了一幅画。

    这是一幅人物肖像画,画中赫然是个年轻男子,他一袭白衣,倚着栏杆读书,只见他一手捧书,一手托腮,眼帘低垂,似乎有些慵懒意味,眉眼清雅俊秀,只是有种病弱之态。

    萧棠秋愣了一下,这人是谁?为什么他觉得好像有点熟悉……很快,他就在人物一侧看到了一行字,其中“云寄洲”三个字一下子就夺走了他的注意力。

    “云寄洲?这是云家大少爷?”他脱口而出。

    唐绵绵立刻凑上来一看:“卧槽!这云家大少爷长得还有点好看啊!一般恐怖游戏里长这样的不是主角就是大反派!”

    萧棠秋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可惜长得再好看也还是被老婆戴了绿帽子。”

    唐绵绵:“谁让他死得早呢!”

    萧棠秋摸了摸下巴:“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定孩子真的是他的。”

    唐绵绵撇了撇嘴:“鬼哪有那功能啊!”

    萧棠秋正想反驳,却忽然发现一旁的帷幔后似乎有东西,连忙走了过去:“我好像看到了有床……”

    “床?”唐绵绵跟上去一看,却在看清帷幔后的东西后大叫了一声,“卧槽!”

    萧棠秋也卧槽了一声,这帷幔后面的东西,哪里是什么床?分明是一副和床差不多大的棺材!

    这屋里的棺材比寻常棺材大一倍,几乎可以并肩躺下两个人,在这样的屋里见到一副棺材实在是太诡异了,但令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是,这棺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他们怎么会在屋里放棺材!这也太不吉利了吧!”唐绵绵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这渔村里的风俗,”萧棠秋沉吟道,“他们大概不怕棺材吧,你没看到他们家里有人死了,就直接把棺材埋在屋子后面么,说不定他们觉得这样做还能继续和死去的亲人共处呢。”

    唐绵绵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是棺材埋在屋后和放在屋内还是不一样的吧!”

    萧棠秋继续说:“我有个猜测,这也许是他们这里的冥婚风俗,方兰嫁给云寄洲的时候还没有死,她娘家屋后不可能有她的棺材,而她死之后,整个渔村都陷入了诅咒中,就更加不可能有她的棺材了,所以我猜测,那副棺材是她还活着的时候——或者说是她出嫁前埋下的。”

    唐绵绵很快反应了过来:“你的意思是……”

    “方兰出嫁的时候,她家人给她造了一副棺材,在棺材里放了纸扎人代替她,相对应的,云府应该也造了一副棺材,在里面放了代替云寄洲的纸扎人,”萧棠秋最喜欢开脑洞了,他很快陷入了开脑洞的愉悦中,“而且这副棺材这么大……说不定就是他们新婚之夜用的喜床了,活人新婚之夜用喜床,死人新婚之夜用棺材,没毛病。”

    “你说的有点道理,”唐绵绵点了点头,“如果你瞎蒙蒙对了,这棺材里原本应该有个云寄洲的纸人……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云寄洲的纸人呢?”

    两人默默地看着空荡荡的棺材,同时后背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