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964章 不能杀

    <><><><>第964章不能杀



    主持悟真面对悟静,悟信,两位大师微微地点了点头。他们都赞同这个处置的办法,虽然莫高窟寺不能置身于事外,但是也不能陷于其中而不拔。



    突然之间,悟真感到,此时已经超出了江湖管辖之范围,对于如此的惨烈灭门案今天才要揭晓,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此事居然是由江湖之中大门派为之,而且对于金城王家杀戮殆尽。



    虽然莫高窟寺贵为江湖之领袖,面对如此的江湖惨案,也是无能为力,他做不出任何的决定,只能静观其变。但是只因刘完虎是莫高窟寺的高徒,斥责他,让他说明真相就是最好的选择。



    面色铁青的王中珏捏着刘完虎的脖子,这位曾经是自己最为亲近的亲人,现在却变成了是杀戮全家的仇人,对于自己来说也太残酷了。



    当他听到莫高窟寺主持悟真的话之后,激动的情绪逐渐变得冷静下来。



    “是啊,现在杀死刘完虎又能怎样呢,更何况刘叔对于自己曾经无微不至关怀,照顾自己长大,这段恩情又怎么算?”



    王中珏慢慢地松开手,道:“我不能杀你,我不能杀,不能。”说着又机械地转过身来,两眼含泪,个中滋味,不知从何说起。



    他看到了上官依依,他看到了林若兰,两位姑娘站在身后,突然感到心里热热的,现在,就连刘叔也是自己的仇人,突然之间这个世上好像变成了自己孤独的一人了,幸好,还有这两位姑娘陪着,这就足够了。



    “好——”上官依依紧紧地握着王中珏的手,低声说道,她担心这位年轻人情绪失控而对于曾经的恩人大开杀戒,那还算人吗?如果王中珏真的那样做了,她反而会看不起。



    林若兰没有多说话,只是睁着受惊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王中珏,这位夜郎国皇家血脉的人曾经与自己这么近,可是现在近在眼前的人,却变得如此的遥远,不可企及,忧愁涌上了心头。



    “唉,我可怎么办啊?”



    林若兰心中问着自己,这个时候,她没有答案,一时之间,她愁云密布,心情变得七零八落。



    王中珏盯着刘完虎,等着刘叔说话。



    “现在,金城灭门从现在开始与你没有半点的关系,你可以站在一边儿。”蒙面人沉默了好久,突然站直了身子说道。



    “你又在说什么,你在胡说什么!”王中珏双目含泪,情绪又激动起来,他的胸脯激烈地起伏着。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蒙面人咬牙切齿地说道,“由于你的到来,我父把我送到姥姥一家,而你却独享父爱,而我却与姥姥相依为命,你凭什么集万宠与一身,凭什么?”他的情绪变得万份激动。



    “你是?我怎么不认识你,你与金城王家有什么系吗?”王中珏莫名其妙,他现在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是夜郎国皇家后裔已经惊到他了,可是突然之间又出现这位蒙面人,又让他感到不可思议。蒙面人伸手扯下面上罩着黑布——他的脸上有一道恐怖的伤疤,从额头开发始,将整张脸分成两半……着实骇人,他指着这张脸道:“瞧瞧,我这张脸,就是拜那个晚上所赐,他们杀了姥姥,将我的脸就弄成这样,天公可怜起见,我居然还没有死。”



    “啊……你是金城王家的人,老天啊,金城王家居然还有人活着。”王中珏泪如雨下,向前走了几步,伸出双手,想要拥抱。



    蒙面人也显得特别的激动,也伸出了双臂。他知道,当父亲送他走的时候,就给他送过一张画,上面画的人依稀可以辨认出,就是眼前站着的王中珏,现在还清晰地记得父亲的话:必须把父亲要分给这位画上之人,所以只能将我送到姥姥家。#29233#9794#21435#23567#35828#32593#9794#87#119#87#46#105#113#85#120#115#46#99#79#77



    蒙面人扭曲着脸,狠狠地说道:“更让人可恨的是,他们居然没有将我杀死,反而给我留下这个伤疤,当时如果要了我的命,则一了百了,可是你们让我们活了下来,那你们就得受我的复仇,哈哈……”这笑声就像受伤的野兽,嘶叫着,在宣誓着自己的领地,宣誓着自己的食物。



    王中珏听着这位受伤人金城王家的唯一活着的人,是自己的亲人,心中不由得高兴异常,总算还有一位亲人活着,这怎能不让他高兴呢。



    可是这位亲人却明显抵触自己,这让他心中非常地难过。



    柳志刚看着脸上留下这个伤疤的人,惊叹于他的生命真的是太硬了,中了那剑居然没有死,还活到现在来寻仇,真老天对待自己不公。



    “唉,中了我的一刀,你居然还没有死,哎……”柳志刚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我每时每刻心绪不不得安宁,这么多年来,我受着煎熬,我都这个年纪了,活得生不如死,也好,等重要的事完结之后,你我之间的恩怨就结了吧”说话之时,就像是另一个世界传来的。



    柳志刚已经死了。



    “好,一言为定,你我之间恩仇此次必须要解决。”王中珏低沉着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



    “从现在开始,金城王家之事与你无关,与柳志刚之间的恩仇是与我之间的事,哼……”蒙面人重重地哼了一声,这代表着他的决心。



    王中珏心中明白,这位蒙面人为什么对自己是这样的怨恨,这并不是仇恨,而是对于自己夺取父爱的嫉妒,此时此刻,他已经下定决心,在自己有生之年,一定要维护好这位亲人的周全,让他今后过上顺心的日子。



    王中珏道:“这位赫进老伯,你口口声声说要办最为重要的事,你到是说啊,什么为最重要的事呢?”语气极为不耐烦,这位老伯已经说了好几次重要的事,可是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赫进道:“好,现在该到的人都到齐了,当着众位英雄的面兜露出来。”说到这儿,他整理思绪,他思索着,怎么样用简单的几句话,把此事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