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八章

    就在玉襄不知这两人会如何收场的时候,风夕瞳的语气出人意料的软化了。

    “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她道,“既然你是逃出来的灵童,若是无依无靠,不如跟我们呆在一起,若是有伊旬教的人来追你,三个人不管怎么说,也要比你一个人力量强。更何况等此间事了,我可以将你的情况禀告师门,也许师门可以为你寻一个合适的去处。”

    见她松了口,玉襄终于也放松了下来,长长的舒了口气:“我也可以告诉我师父的!”

    她的眼睛太过清澈干净,神色间的信任也太过柔软无邪,竟然让白秋寒在她望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的移开了视线,不敢直视。

    “不用了,”他拒绝道,“我是魔教出身,不敢去打扰你们的正派前辈,说不定刚一照面便被一剑刺死了,说不得还会连累你们被罚——勾结妖邪的罪名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是,你也是被魔教迫害的人啊,”玉襄急忙劝道,“而且我师门很好的,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地方。你不要害怕,我也会帮你说话的。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在我们门派里辈分很高,我师尊人也很好,以前就是他把我从魔教手底下救了出来,还收为了弟子,他一定也会愿意救你的。”

    白秋寒好像不大适应这种热情的帮助,他有些抗拒道:“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

    “但是,”风夕瞳却道:“我想我们下一站的目的地,仍是一个地方。就算最后要分道扬镳,那也先一起走过这一段吧。”

    白秋寒很不喜欢风夕瞳,但是,看着玉襄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心里却有些痒痒。

    不过……

    他皱眉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下一站的目的地仍是一处?”

    风夕瞳微微一笑:“我若是猜得不错,你是准备去找孟极吧?”

    “……这鸣沙山的妖兽多不胜数,你怎么就确定我一定要找孟极?”

    “黄风怪一日千里,但并不适合当坐骑,若是有的选择,不会有人特地抓来,只为赶路的。除非——情况很是紧急,选择实在很少。”

    紫衣少年的表情明明已经透露了很多事情,他却仍在嘴硬道:“谁说我找黄风怪是为了当坐骑?”

    “你身负白蛟法鞭,身上光是我所看见的物品,就皆无凡品,想必一身法宝,符箓不少。如此多的手段,难道是需要用黄风怪防身?实无必要。你看中的,只能是它能日行千里——可这种日行千里只能是应急之策,除非逃命,否则无人愿用。”

    风夕瞳不紧不慢道:“但是,黄风怪你慢了一步。那么这鸣沙山中,唯二符合‘逃命’这一条件的,就只有擅长隐匿的孟极了。我说得对不对?”

    “……哼。”

    见他好像被说中了心事,而气氛总算不再那么剑拔弩张,玉襄连忙拍手缓和气氛道:“那我们刚好结伴一起呀。我和阿瞳原本也是准备去找孟极的,不过我对灵兽没有什么想法,不如我们一起抓了给你,怎么样?”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若继续拒绝,反而显得心中有鬼,叫人不悦——白秋寒瞥了玉襄一眼,心中莫名的有些不愿狠下心来拒绝她的再三挽留维护。

    更何况,他的确要去找孟极,如果那时,风夕瞳也带着玉襄一起,那么拒绝结伴又有什么意义?

    他没好气道:“那么我们最好现在就走。越快越好。”

    ……

    三人一起祭出了飞剑,石者山就在鸣沙山中,距离不远,玉襄便不再依附在风夕瞳的元神上,而是自己练习谒飞神的使用。

    很快,他们便落在了一处另类的“绿洲”之中。

    若从空中朝下望去,这里也是一片苍郁翠绿,和寻常绿洲中的丛林灌木差不了多少。但凑得近了,他们才看清那一丛丛一簇簇的,并非树木枝叶,而是碧绿色的晶柱簇。

    阳光直射而下,折射出满地粼粼青光,宛若碧色的水波,煞是好看。

    “哇……”玉襄忍不住伸出手去,看着晶石折射出的碧色波纹落在自己的皮肤上,仿若身在水中一般。

    她吸了口气,惊叹道:“这里……好漂亮!”

    “孟极以这种绿晶石为食物,所以有绿晶石的地方,便一定有孟极。”风夕瞳轻声的为她解释。

    而解释完以后,她谨慎的环顾了一圈,立刻皱起了眉头道:“阿襄,到我身后来。”

    玉襄连忙听话的乖乖站好,紧张的问道:“怎么了?”

    “……这里太安静了,就算石者山人烟稀少,但灵兽众多,总不该如此死寂才对。”

    白秋寒却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没什么,只不过伊旬教的人最近在这附近的地底下发现了灵石矿,大概是准备开采的时候,顺便把捣乱的生物驱散了吧。”

    “不过,他们现在的活动范围应该还没有扩大到孟极之王所在的地方,而且孟极极善于藏匿,应当还有不少漏网之鱼……”

    他话音刚落,玉襄便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就像是仓鼠啃着瓜子,兔子啃着菜叶的那种“咔嚓咔嚓咔嚓”声。

    白秋寒与玉襄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便见少女已经轻手轻脚的转过了身去,悄无声息的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蹑手蹑脚的慢慢靠近——那是一丛碧色的美玉,而在那半透明的碧色玉石的掩映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有一只毛茸茸的动物窝在后头。

    它埋头苦啃着美玉,小脑袋一动一动的,随之也发出了玉襄之前听到过的“咔擦”声。

    少女凑近了之后,才看清那是一只黄色小猫一样的生物,两只前爪抱着一块玉石,小小的粉色三瓣嘴努力的在上面啃来啃去,那毛茸茸的模样明显是什么动物的幼年期,极为可爱。

    它好像也终于察觉到了有人靠近,立刻僵住了身体不动了。

    ——许多动物的本能反应就是在察觉到危险时僵住不动,这可能是来源于血脉中面对危险而下意识的装死本能。

    只是就像人类有时候明明看见一辆车朝自己冲来,又或者马上就要摔下楼梯,旁观者觉得只要那人稍微往后一躲或者往前一扑,又或者马上抓住栏杆的扶手就没事了,但当事人却只能僵在原地,完全无法反应一样,有时候这种本能反而会令生物陷入真正的危机之中。

    白秋寒伸手就抓着那只小猫的后颈提了起来。

    那只小猫还想装作不动,却死死的抱着怀里的那一块玉石,不肯撒手,但它始终年纪太小,力气不大,敌不过人类。

    而在它即将被提离玉石的时候,它慌张无措的睁开眼睛,试图重新抱紧它的动作,也暴露了它还活蹦乱跳,聪明伶俐,并一直伺机逃走的企图。

    玉襄凝眸望去,才发现这只外形类似于黄色小猫咪的动物,有着一双晚霞般璀璨的橘红色眼睛。此刻那双眼睛水汪汪的的望着面前的少女,爪子缩成一团,身子还在瑟瑟发抖,看起来好不可怜。

    “是只孟极幼兽。”白秋寒有些惊讶的说道。

    他和风夕瞳突然一起又环顾了四周一圈,“孟极十分护崽,怎么会把自己的幼兽独自一人留在这里?”

    玉襄却只觉得这只幼兽实在是太可爱了,她并不清楚这些灵兽们的习性,因此只盯着那只萌萌的小动物,随口回答了一个可能,用以给风夕瞳与白秋寒参考道,“可能是它的爸爸妈妈外出觅食了?”

    好像是从她的神态中知道她对于自己最有善意,被白秋寒提着后颈后,就一直缩成一团尽量减少存在感的小动物,趁着少年四处寻找着可能存在的成年孟极时,立刻挣扎了起来。

    白秋寒一时不慎没有抓好,就被它扑进了玉襄的怀里。

    少女好像被它的“投怀送抱”弄得“受宠若惊”,一下子便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喜的抬起了脸来:“它好可爱啊!”

    自小便习惯了争抢的白秋寒立刻露出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神色,他下意识的就想要将幼兽抢回来,但看着玉襄的那张笑脸,又觉得出不了手,而心里颇为憋屈。

    憋了好半晌,他终于憋出了个,“……喂。”

    那是我先提起来的!

    之前不是约好了,是陪他来找孟极的吗?

    虽说的确如此,但见他一副好像她抢了他东西的模样,玉襄顿时就不高兴了。

    她扬起了下巴,瞪大了眼睛,用眼神哼道:那还是我先发现的呢!

    她这么一说,大概是觉得自己的确也不是很占理,又或者是觉得跟小姑娘抢东西很丢人,又或者是觉得这只幼兽帮不到他什么,最终他们对视了片刻,少年“啧”了一声,转开了视线,摆了摆手,“算了,算了,给你吧。”

    他态度一坏,玉襄就忍不住要跟他怼起来,可他态度一软,玉襄就又忍不住朝他微笑。

    见他服了软,少女便也柔和了声音道:“我又不跟你抢,谁叫你凶我?我原也用不上孟极什么——若是我们找不到别的孟极,这只我就先帮你抱着吧,好不好?”

    白秋寒也实在吃软不吃硬——因为他出生到现在,就没碰见过有人如此温声软玉的跟他说话——玉襄态度一好,他便也有点坏不下去了。

    他瞥了那只孟极幼崽一眼,好像很不习惯对人态度如此和气的说话,而将脸瞥到了一旁,不肯去看玉襄的脸。

    他低声嘟囔道:“……这么一只小不点,又能帮我什么?我可没有那个闲工夫把它养大,给你算了,养做宠物正好。”

    他这么一说,玉襄就忍不住笑弯了眼睛,“真的?谢谢你!”

    她心中高兴,忍不住垂下眼眸,很是爱怜的摸了摸怀中孟极那柔软的长毛。心想,阿瞳好像一直都对他很是警戒,虽然他是魔教中人,但身为灵童……也不是他自愿加入魔教的。

    他愿意把幼兽让给我,虽然语气很糟糕,神色也很不爽,但是……

    这个举动还是让她感觉到了一丝善意和温柔。

    ……这个人,应当不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