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五章

    玉襄对于自己师尊的打算并不清楚。

    风夕瞳带着玉襄化身剑光瞬息万里,几个时辰之后,她们便一起站在了鸣沙山赤红色的土地之上。

    鸣沙山干燥炎热,时常刮起风暴,气候恶劣,因此生活在这里的妖兽大多实力不俗,风夕瞳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的收起长剑,转身看向了身后好奇的张望着四周的玉襄。

    “就是这里了。”

    玉襄似乎对于这荒芜苍凉的景色颇为感兴趣,她新奇的低头踢了踢地上的沙尘,好奇的观察着飞扬在空中的红色沙砾,听见风夕瞳说话,才连忙抬起头来,“那,阿瞳准备找什么妖怪?”

    “黄风怪。”

    风夕瞳显然早有准备,目标极为明确。

    “由沙砾,岩石和风所组成的……灵怪。”

    她朝着玉襄笑了笑,解释道:“虽然一般修士都喜欢收复灵兽,不过……”说到这里,风夕瞳眼神黯淡了一下,“那样我师父会不高兴的。”

    玉襄不知道自己好友的师父为什么这么古怪,也不知道,她明明那样讨厌自己的师尊,为何还要顾忌他的心情。

    可是见风夕瞳并不想提起的模样,她便也乖乖不问,只继续安静的听她说完。

    风夕瞳就继续道:“黄风怪的速度很快,可以当坐骑,其中等级比较高的,攻击力也很惊人,强大的黄风怪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沟通天地,引发雷电,冰雹和阵雨,若是修为不够,甚至能被它瞬间卷走。”

    玉襄顿时瞪大了眼睛。“……那我算修为足够,还是算修为不够呢?”

    风夕瞳笑了起来,“这种事情,不试试谁也不知道,不过,我反正是吹不走的,有我在,若是你被吹走了,我会护着你的。”

    “好嘛,我们的差距果然还是太远了,”玉襄叹了口气,但很快就振奋起了精神来,“不过,我一定会努力赶上的!”

    风夕瞳笑眯眯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勉之!”

    勉之就是类似于加油的意思,玉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笑着用力点了点头,“嗯!”

    她们直接降落在了鸣沙山的深处,这里是寻常人类无法靠近的区域,黄风怪非常之多。

    但这些黄风怪都是比较低级的存在,外表看起来像是一团团夹裹着风沙的黄色龙卷风,有大有小,有胖有瘦,有宽有窄,对于凡人来说,踏入这种风暴地区几乎是必死无疑,但对于修士来说,走在其间,定风诀能够让她们的发丝都不会被风吹起来,犹如漫步在花园中一样安全。

    灵怪可以算是自然产生的意识,但通常并没有多少智力,只有最简单的几种本能反应,有一个黄风怪像是刚刚诞生不久,不仅高度只在玉襄的腰间,行走在戈壁上的时候,还歪歪斜斜的,玉襄忍不住盯着它看了许久,居然觉得这么一团小型龙卷风外表的灵怪看起来很是可爱——可是它甚至没有身体和脸!

    而鸣沙山虽然以“山”为名,但事实上是一片广袤的沙漠。

    玉襄前世虽然出门旅游过几次,但还从没有来过这样的戈壁沙漠,她觉得她所在的地方应当便是中原,没准她们穿越过这片沙漠,就能够抵达另一块大陆,这个世界里,沙漠的另一头叫做什么呢?西域?大食?还是天竺?

    更何况,不需要防护服,不需要考虑暴晒和酷热的天气,玉襄高兴的奔跑在柔软细密的沙地上,粉色的长裙在空中快乐的飞扬。

    风夕瞳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不管玉襄在前方跑的多么肆意快慢,她一直不远不近的跟在她的身后。

    “阿瞳!”突然,跑在前面的玉襄转过身来大声叫着她的名字,她笑容满面看起来非常开心,“沙漠好壮丽啊!”

    风夕瞳青色的裙衫在一片黄沙中显得分外清丽脱俗,她微笑着看着玉襄转过身来,却道,“等你看久了,恐怕就觉得这里荒凉可怖了。”

    “但是,现在看起来还是很美的呀!”在一片风声呼啸中,玉襄的热情丝毫没有减弱。

    她在前方手舞足蹈的等着风夕瞳慢慢走近,然后转身跟在她的身边,比划着自己的想法,“果然沙漠的话,就会想起骆驼,商队,舞娘之类的异域风情!那些异域的舞娘,全身都缀满了珠宝,许多许多金色的镯子在手腕上叮当作响,颜色艳丽的薄纱,妖娆妩媚的眼神流转,华丽精致的脚链,或许还有飘逸的头巾,然后在腰间挂着叮当作响的铃铛,跳起舞来,腰肢柔软,就像飞天一样——”

    玉襄说着,自己忍不住转了个圈,樱色的长裙顿时飞扬起来,就像一朵在沙漠中绽放的鲜花那般鲜活而美丽,“这样转圈的时候,”她兴奋的形容道,“裙子会像这样飘起来,就像是从天上飘落在沙漠间的一缕云霞,然后腰间的铃铛也会飞起来,手镯和脚链发出清脆的响声!是不是感觉很棒?”

    “你的想法总是……很奇妙。”风夕瞳眨了眨眼睛,她想了想那样的场景,笑了起来。“听起来,好像的确很美的样子。”

    “对呀!来沙漠的机会难得呢!”玉襄满是憧憬的说道,“阿瞳,等我们抓完黄风怪,去附近的城镇上看看吧?说不定可以看见很多高鼻深目,金发碧眼的番邦人呢!”

    风夕瞳很好说话的含笑点了点头,“好啊。”

    黄风怪的分布毫无规律,它们在整片沙漠中肆意游走。

    风夕瞳的要求很高,她想要找到其中最强的黄风怪,因此她们在沙漠中转了好几天。

    一路上玉襄有些失望又有些安心的发现,她们并没有碰见多少妖怪。这几天她们越走越深入沙漠的隐秘地带,玉襄也没有了一开始的热情,感觉周围的景色越发的单调无聊起来,但她靠着换衣服依然保持着愉悦的心情——这几年囤积的衣服实在是太多了,更让她高兴的是,不知道是哪位师兄似乎去过西域,在一堆衣裙中,居然真的被她翻到了西域裙装。

    薄纱曼妙,珠宝闪烁,金铃叮当。

    只是就算她蒙着面纱,也完全没有朦胧妖娆的妩媚感,她秀气的五官让她看起来只是个还没有长大的少女,青涩天真,毫无成熟女性的风韵。

    玉襄努力的练习媚眼如丝状,但不管她怎么努力,看起来也像是单纯的在翻白眼。

    玉襄很沮丧,但是风夕瞳笑得非常开心。

    而随着她们越来越深入沙漠,就连最常见的黄风怪都渐渐的稀少了起来,偶尔遇见的几只体型也越来越大,又过了几天,她们终于找到了最为庞大的那只黄风怪——说只有点奇怪,因为它看起来更像是连接着天地般的气势汹汹的龙卷风。

    “就这个了。”风夕瞳站在不远处,眯起眼睛观察它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她回头嘱咐了玉襄“你退后一点儿等我”一句,就瞬间化作一道青光朝着龙卷风一头撞去。

    而按照风夕瞳的说法,若是修为不够,可能会被黄风怪瞬间卷走,若是修为差距悬殊,那么就算是修士,也与凡人被卷入了龙卷风里一样,极难生还。

    看着这只她们一路走来所看见的最大的黄风怪,玉襄便忍不住谨慎的往后退了一点。

    但拉广了视线,她才发现,另一个方向不知什么时候陡然冲来了一道紫光,几乎与风夕瞳同时强硬的撞入了黄风怪的体内。

    这样粗暴的行为,几乎立刻就将它激怒了。

    它顿时十分愤怒的咆哮了起来,风声在广袤的大漠之上发出尖利的呼啸,暴风的身形陡然增大,四面八方的气流被猛地吸引而去,飞沙走石,扬起的无数黄沙几乎遮云蔽日,四周瞬间阴暗了下去,天地一片昏黄。

    玉襄的定风诀差点瞬间破裂,在她发现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已经开始不受定风诀保护而飞扬起来的时候,她就知道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不是安全区域了,而她的修为,显然还不够抗衡这黄风怪之王。

    但她放心不下风夕瞳,只得咬住舌尖,打开储物手镯,在里头迅速的翻找了一番,掏出了一颗不记得是哪位师兄塞给她的定风珠来。

    霎时,她的发丝和裙角便重新平静了下来。

    而自身一摆脱了危险,玉襄便紧张的看向了黄风怪的身体,祭出了自己的飞剑,心想等会儿风夕瞳可能需要她的帮助——这是她的师尊在她学会“谒飞神”之后,赠予她的灵剑,通身剑光流转,灵光闪烁,静静的散发着和师尊的感觉极为相似的高冷月白光芒。

    清冽孤寒,美不胜收。所以玉襄为它起名为“清越”。

    此刻,她紧紧的注视着远处的风暴,终于发现了在风暴中心若隐若现的代表着风夕瞳的一点青光,那青光在黄风怪的风沙中宛若风暴中的烛火一般闪烁不定,正和一团紫光缠斗在一起。

    能与阿瞳缠斗的人,自己绝非对方的对手……

    玉襄纠结的咬住了嘴唇,完全没有任何经验指导她此刻应该怎么办才好。就在她考虑要不要干脆一剑送出助风夕瞳一臂之力,便见那青光突然一闪,天际之间随之猛然爆出一声尖啸,猝不及防之下,竟让玉襄眼前一黑,完全丧失了一瞬意识。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瘫倒在地,犹自头晕目眩,无法回神。